安禄山得宠:他媚事杨贵妃,对太子却另眼相看

安禄山得宠:他媚事杨贵妃,对太子却另眼相看
安禄山宠爱:他媚事杨贵妃,对太子却另眼相看国色天香的杨贵妃,被唐玄宗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后,居然在后宫玩起令人匪夷所思的荒诞游戏来了。天宝十年(公元751年)正月六日,长安的后宫锣鼓喧天,欢声动地,热闹非凡。此刻既非节庆,又非喜庆,后宫却为何这般喧哗?本来是杨贵妃正在给比她大十八岁的肥壮干儿子安禄山“洗三”(自古有婴儿出世三日洗身的风俗,这一日,亲朋咸集,煎香汤于盆中,下果子、彩钱、葱蒜于盆中,以彩帛数丈绕盆,叫围盆;以钗搅水,叫搅盆;亲朋散钱于水中叫添盆)呢!此刻的安禄山已是范阳(治所幽州,今北京西南区域)节度使了,他深受唐玄宗宠信,并被玄宗呼之为儿。安禄山曾经在便殿与皇上和贵妃一起宴乐时,每逢就坐,不先拜皇上而是先拜贵妃。玄宗顾而问之:“你为何不先拜我而先拜贵妃,这是什么礼节?”安禄山答道:“这是因为咱们胡人只知其母,不知其父。”唐玄宗一笑而过,反而以为安禄山很诚笃。话说天宝六年(公元747年),安禄山入朝觐见,唐玄宗在内宫设宴款待,他上奏玄宗说:“臣蕃戎贱臣,受主上宠荣过甚,但臣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干为陛下所用,惟愿以此身为陛下死。”唐玄宗听后感到非常受用,所以命一起侍宴的杨贵妃的堂兄杨铦、杨锜、杨氏三姊与安禄山以兄弟姐妹相等,而安禄山见杨贵妃宠冠六宫,知道和她搞好关系对自己非常有利,为了赢得唐玄宗更深的欣赏,安禄山在杨贵妃面前大献殷勤,杨贵妃虽然比他小十八岁,但他却恳求给杨贵妃当干儿子。杨贵妃成心笑而不答。唐玄宗却鼓舞贵妃收下这个“好孩儿”。自从杨贵妃当了安禄山的干娘,安禄山随意收支禁中就有了名分,他有时与贵妃对面而食,有时留在宫中焚膏继晷,宫外流传着他俩你来我往,勾搭成奸的不少丑闻。这也就有了文章最初说到的风流贵妃给肥壮干儿子“洗三”的闹剧:天宝十年正月三日,是安禄山的生日,唐玄宗和杨贵妃赐给了他丰盛的生日礼物。过罢生日的第三天,杨贵妃特召安禄山进宫,要替他这个“大儿子”举办洗三典礼。杨贵妃让人把安禄山作为婴儿放在大澡盆中,亲自为他洗澡。洗完澡后,又将皇室专用的锦绣缎料特制的大襁褓,包裹住安禄山,让内侍和宫女们把他放在一个彩轿上抬着,在后宫花园中转来转去,并不停地呼喊:“禄儿,禄儿!”嬉戏取乐,喝彩动地。唐玄宗派人查询何事喧哗,报答说:“贵妃为禄山作三日洗儿,洗了又包裹起禄山,在后宫花园取乐,是以欢笑。”玄宗急速摆驾观看,竟也龙颜大悦,所以恩赐贵妃洗儿金银钱物,极乐而罢。自是,宫中皆呼安禄山为“禄儿”,其收支宫禁不受作何束缚。杨贵妃与安禄山是否勾搭成奸?一直是一个谜,洗澡盆中的对错含糊看来一点不比其他事好棺盖结论。但不管怎么说,杨贵妃给比自己还大十八岁的干儿子安禄山洗澡,不管是取乐,是含糊,仍是奸情,都是闹剧一场。安禄山何许人也?安禄山,营州柳城(今辽宁向阳区域)杂种胡人。他本来没有姓氏,姓名叫轧荦山。母亲阿史德氏,是突厥的一个巫师,以占卜为业。突厥人“斗战”一词的发音是“轧荦山”,阿氏就用它作为安禄山的姓名。从小失掉父亲的安禄山,跟着母亲在突厥族里日子,将军安波至的哥哥安延偃娶他母亲为妻,轧荦山就改为姓安了。开元初年,安禄山跟将军安道买的儿子一起逃离了突厥。长大成人后,安禄山知晓六国言语,当了个为买卖人协议物价的牙郎。开元二十年(公元732年),张守珪任幽州节度使,安禄山偷羊被捉住,张守珪拷问他,预备乱棍打死,他大声叫喊说:“大夫莫非不想消除两个蕃族啊?为什么要打死我!”张守珪见他傲岸白胖,言语豪壮,就放了他。指令他跟同乡史思明一起抓活俘虏,他们只需出去就必定可以准时抓到,所以就把安禄山选拔为偏将。安禄山以勇猛知名,张守珪就把他收为义子。开元二十八年(公元740年),安禄山任平卢戎马使。他品性机伶聪明,人们大多称誉他。朝廷颁发他营州都督、平卢军使官衔。他用厚礼贿赂来往官员,要求在朝廷为他多说好话,唐玄宗愈加信任喜欢他。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,唐玄宗在平卢设置节度,录用安禄山为署理御史中丞、平卢节度使。尔后便可到朝廷上奏议事,唐玄宗愈加宠信他。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安禄山任范阳节度使、河北采访使、平卢军使。采访使张利贞常常承受他的贿赂;几年之后,黜陟使席建侯又说他公正无私;至于李林甫又一味投合唐玄宗,都一齐说安禄山的好话。这几位都是唐玄宗信任的朝臣,唐玄宗对安禄山的好感愈加坚持不懈了。安禄山媚事杨贵妃,对太子却另眼相看。一次玄宗命太子会晤安禄山,可他见了太子却不下拜,左右感到古怪,问他为何不拜,他说:“臣蕃人,不识朝仪,不知太子是何官?”玄宗解说说:“太子是储君,朕百岁后要传坐落太子。”安禄山说:“臣愚,平常只知陛下,不知太子,臣今当万死。”左右令他下拜,他这才下拜。如此无礼的行为,唐玄宗竟不责罚,反而以为安禄山忠于自己,很有点“养虎贻患”的意思。安禄山身体特别肥壮,腹垂过膝,自称腹重为三百斤。他每次走路,由左右抬挽其身才干跨步。他乘驿马入朝,每驿中专筑一台为他换马用,称为“大夫换马台”,否则,驿马往往要累死。驿站还专门为他选用快马,凡驮得五石土袋的马才干运用。马鞍前还特装一小鞍,以承其腹。虽然他身体如此肥壮粗笨,但是在玄宗面前跳起胡旋舞来,却旋转自若,“其疾如风”。玄宗见他肚垂过膝,便问他的肚子里装的是什么?他诙谐地回答说:“更无余物,只要赤心耳!”逗得玄宗哈哈大笑。安禄山便是这样一个外表憨愚不敏,其实存心不良的人。安禄山此刻已身兼平卢(今辽宁向阳)、范阳、河东(今山西太原)三镇节度使。唐玄宗又在京城给安禄山制作府第,并对监督起第的宫监说:“善为布置,胡人眼高,勿令笑我。”府第建成后,楼台亭阁,雕梁画栋,室中缇绣,虽大内不能过之。唐玄宗曾在勤政楼东间设金鸡大帐,帐前安放一特制大榻,卷起帐帘,诏令安禄山坐榻上。楼下表演百戏,唐玄宗与安禄山一起观看。太子李亨谏道:“历观今古,未闻臣下与君上同坐阅戏。陛下宠禄山过甚,必骄。”玄宗悄悄地说:“他有异相,我将禳厌之。”其实,因为唐玄宗长时间不睬朝政,此刻朝纲现已大乱了。唐玄宗李隆基对安禄山的种种宠幸,不只没能厌祛这个胡儿的气焰,倒反启张了安禄山起兵造反,攫取全国的野心。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十一月,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干儿子安禄山从范阳起兵造反了。正应了“天道忌满,乐极生悲。”这个恒古不变的道理。(全文完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